当前位置 | 首页 >> 正文

70年协商之路传承与创新

2019-9-23 05:48:31 来源:文汇报  作者:周渊  选稿:吴春伟

  70年风雨兼程,70年砥砺前行。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与新中国发展齐头并进的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70年来,人民政协紧紧围绕党和国家的中心工作,在履行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职能方面,发挥出了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上海是党的统一战线政策的发源地和重要实践地。1949年8月,解放后的上海一回到人民手中,地方人民政协的前身就登上了历史舞台。1955年5月12日至15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上海市委员会第一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举行,沪上“专门协商”由此启航。人民政协从成立之日起就是一个政治共同体,凝聚共识,寻求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

  70年来,在中共上海市委坚强领导下,上海政协加强思想政治引领,广泛凝聚社会共识,上海广大政协委员积极“建利民之言,谋利民之策,办利民之事”。人生七十古来稀,70岁的人民政协却正当年,散发出历久弥新的精气神,为上海当好新时代全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凝聚共识、凝聚人心、凝聚智慧、凝聚力量。

  从“哇啦哇啦会”到学习“不下线”

  学习工作是人民政协最早开展的经常性工作之一。70年来,上海市政协把学习引领当作履职的一项基础工程、先导工程,始终崇尚学习、积极改造学习、持续深化学习。

  时间回溯至建国初期,上海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就建立了学习制度,根据国内外形势的变化和当时的历史条件,不断更替学习内容和活动方式,比如1950年起的时事政策报告会、1951年起的双周学习座谈会等等。1955年5月,首届上海市政协成立伊始就建立了学习委员会,统揽学习工作的组织和指导。

  1958年10月,为适应各界人士学习理论、进行自我教育的需要,市政协筹办“民主党派的高级党校”——上海市社会主义学院,搭建起了一个重要的学习平台。第二年,上海市政协首创“哇啦哇啦会”,会议“一无主席,二无题目,三无记录”,大家关起门来“哇啦哇啦”一番。进一步深化讨论学习成果,1960年以后,市政协又召开了一系列“神仙会”,采取“和风细雨”、自我教育的方式,引导大家讲实话、讲心里话,实事求是、以理服人,既解决问题,又心情舒畅……如此种种,无疑是特别年代市政协加强学习工作的一道特别风景。

  新一届市政协履职开局以来,认真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学习工作的指示要求,运用好人民政协这个大学校,强化思想引领,坚持“学习+”协商、监督、议政工作机制,努力打响上海政协学习品牌,向学习要动力、要能量,真正做到学懂弄通做实,切实掌握新时代人民政协工作制胜的看家本领,推动上海政协工作提质增效、创新发展、走在前列。

  政协学习是一项全局性、综合性、系统性工程,必须要加强统筹协调、整体推进。2018年6月4日,《市政协学习工作联席会议制度》正式实施。根据“制度”,市政协学习工作将形成党组、主席会议统一领导,学习委员会统筹协调,各部门分工负责的全新局面,充分发挥学习在政协全局工作中的引领作用。通过学习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的建立和运作,推动政协学习工作提质增效。在学习方式上,本届市政协还着力探索出4+4+1+X”的总体格局,具体为全年举行4场中心组学习会、全年举行4次常委会议政学习、每年全国“两会”之后举行委员学习会,以及对学习形式的全新探索。2018年上海市政协创设的“委员讲坛”就是一个全新的学习品牌,用“委员讲、委员听、委员议”的方式帮助大家自我学习、互相学习、深度学习。

  为让学习“不下线”,上海市政协还充分运用信息化技术和网络化智能化发展优势,创新推出“上海政协通”和“政协头条”平台。市政协主席董云虎说:“把学习和宣传放到一个平台上,通过这个新平台,讲好中国故事、政协故事、委员故事,让政协工作在网络化、在线化、智慧化的发展进程中实现形态更新、绽放异彩。”

  “在路上”成为一届又一届政协委员的常态

  重视调查研究是政协协商议政、建言献策的前提和基础。政协作用如何发挥,离不开真调研、深调研。70年来,“在路上”成为一届又一届政协委员们的常态。

  1955年5月25日,上海市政协一届一次会议闭幕后仅10天,一个重大课题调研就启动了。这也是市政协成立后的首次调研。调研背景是当时国家实行的粮食“统销统购”政策,社会上不时出现“农村粮食供应发生问题”等传闻,当天,三个市政协委员组成的调查小组,赴江苏常熟、昆山和浙江嘉兴农村进行实地考察。调查小组一路走一路问,还走进农民家中串门访问,了解农村粮食供应和统购统销工作的情况,取得了大量第一手资料。事后,调查组的调研成果澄清是非、提高认识,起了积极的作用。

  真调研、深调研也是上海政协委员们传承和发扬的优良传统。

  长三角一体化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早在12年前上海市政协就开展过一次“长三角大调研”:5月底至8月初的江南高温时节,300余位市政协委员、民主党派人士全情投入,14个调研课题直击交通基础设施、物流合作、产业分工、产权市场、科技创新、市场监管、立法执法协调、世博会、旅游、环保、文化等长三角联动发展中的难点、热点领域,课题组先后举行70余次调研座谈会,本市30个相关职能部门参与座谈,最终形成166页专题调研报告……

  善于调查研究也是人民政协工作的基本功。2018年,在上海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勇当新时代排头兵、先行者”大调研的背景下,市政协全面动员、全员发动,高质量完成市委主要领导交办的6项重大调研课题和年度协商计划安排的10项重点调研课题任务,开展各种形式调研活动400多次,调研对象涵盖企事业单位、两新组织、社区居民、郊区农户等,收集各类问题1000余个,征集意见建议500余条,报送调研报告28份,不少调研成果得到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和充分肯定。

  今年,上海市政协还首次制定了年度议政调研计划。围绕年度协商计划、民主监督计划,市区政协联合联动调研以及事关上海长远发展的战略性、冷思考课题制定了22个课题,包括打造人工智能创新策源、示范应用、制度供给、人才集聚高地;推动科创企业和资本市场有效对接,助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科创中心建设;进一步探索发挥进博会溢出带动效应,推动上海国际贸易中心建设和“四大品牌”建设等等。

  新上海“一号提案”这样诞生

  70年前的8月,新上海百废待兴,形势严峻。民主人士刘靖基为了让民营棉纺织业摆脱困境,尽快恢复生产经营,发起并联络同行开展调研,探索办法,在市各代会上提交了《上海市各界代表会议提案·关于生产问题提案之一》,这也是目前所见的新上海首个民主人士提案。

  1949年8月3日到5日,本市政协工作之发端——上海市各界代表会议(简称市各代会,后改称上海市第一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在逸园饭店(今复兴中路597号)召开。会议代表共656人,各民主党派代表81名。代表们围绕中共上海市委提出的方针和任务,共递交关于工商产业、劳资关系、救灾、航运、文教等方面的提案59件。在会上,民族工商业者的杰出代表刘靖基(后曾任市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领衔提交了提案《上海市各界代表会议提案·关于生产问题提案之一》,即新上海“一号提案”。

  这份提案标明日期为“一九四九年八月”,建议内容属解放初期“当务之急”。

  《上海市各界代表会议提案·关于生产问题提案之一》内含两份提案:“提案(一)”联名者有刘靖基、王子建、荣毅人(荣毅仁)、韩志明、郭棣活,“案由”是“为提议组织上海公营私营纱厂国棉联合采购机构,以及时加紧收购原料,而维纺织生产”;“提案(二)”联名者增加周志俊,“案由”是“为建议设置上海棉纺织业生产辅导委员会,以加强联系,集中力量,克服当前困难”。两者均标注“棉纺织业”,属姐妹篇。

  在提案人中,除了刘靖基,荣毅仁(后曾任纺织工业部副部长、国家副主席等职)也是民族工商业者的杰出代表。另外几位联名者,多为棉纺织业翘楚:韩志明,荣丰纱厂总经理;郭棣活,永安纺织公司董事兼副总经理(后曾任全国侨联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周志俊,拥有信和纱厂等多家企业(后曾任山东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委员)。“提案(一)”开门见山地说:“上海各纱厂存棉均极稀薄,除公营中纺各厂外,各私营纱厂存棉平均不足三周之用”;对于如何解决,提出3个“办法”:一是公营私营纱厂“共同组织采购国棉之联合机构”,二是“联合机构在主要棉产集散地如西安、郑州、汉口、宜昌、沙市、济南等处设立分支办事处”,三是“由人民银行,对收购资金,予以调度之便利”。“提案(二)”则直截了当地说:“本市棉纺业现已面临减产停工之危机,公营私营各厂,情况均同。就原料言,尤其私营各厂,已趋枯竭,减工减产,已仅及平时生产力百分之五十”;同时,提出解决“办法”:“由政府倡导,联合公营私营纱厂,设置上海棉纺织业生产辅导委员会,经常研究有关棉纺织业各项问题,提供政府实施,督促同业推行,以解救困难,维护生产”。在“附录”中,有一份题为《上海民营棉纺织工业当前之困难与解救建议》的调研报告,其中说明“危机当前,不得不作迫切之建议”,并呼吁“团结一致,以求克服当前困难”;还有《每万锭纱厂开工日数多少影响成本比较表》和《一年来二十支棉纱折合食米表》两份调查统计,列出了确切数据、陈述了解决方法。

  这份提案在市各代会中引起热烈反响,也受到纺织工业部华东纺织管理局重视。陈毅很关心棉纺织业的困难,他曾走访刘靖基等,并指示银行给予低息贷款;他还千方百计帮助郭棣活将永安纱厂搁置于香港地区和日本的一批棉花和许多纺机运回申城。

  由于刘靖基等一批有识之士的助力,市政府更充满信心地及时采取多种措施,帮助民族资本纺织企业克服原料匮乏、资金枯竭、销售呆滞、开工不足、亏损严重等困难,通过紧急调配原料,组织收购成品,以及调整公私、劳资和产销关系,使之逐步恢复元气。到1950年12月,申城民族资本纺织企业棉纱月产量达1.15万吨,为年初1月产量的208.9%,创造了抗战胜利以来月产量的最高纪录。

  提案故事

  地铁延时运营让“夜上海”更多彩

  2017年起,上海多条地铁线路实现延时运营。今年,每周五、周六,地铁1、2、7、8、9、10号线末班车延迟,节假日另行安排。

  地铁延时运营为“夜上海”更添亮色:晚上10点才下班的商场营业员不必争分夺秒赶夜班地铁;周末过夜生活的年轻人可以“嗨”更久……而这背后,离不开政协委员们的努力。

  一次因赶末班地铁而没尽兴的朋友聚会,让市政协委员、提案委副主任凤懋伦开始了“微调查”,老百姓的心声成为他撰写提案的初衷。2013年下半年,他进一步深入调研,一方面,对市民生活和出行的情况进行观察;另一方面,向相关专家咨询,确认地铁延时运营是否影响维护保养和营运安全。

  2014年市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凤懋伦递交提案,建议在周末和法定节假日轨道交通延时运营半小时。提案得到了承办单位市交通港口局、申通集团的高度重视和认真办理。对方答复将在2014年国庆前夜和2015年元旦前夜进行试点,今后这项措施拟将常态化。2015年10月,市交通委再次答复他的提案,表示申通运管中心已调整地铁节假日运行图。

  2016年11月,上海地铁运营部门宣布,自12月2日起,地铁1、2、8号线将在周五、周六及国定节假日前最后一个工作日的常态末班车基础上,延长30分钟运营时间。

  2017年市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上,凤懋伦再次递交提案,建议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实现所有地铁线路延时运营。当年4月28日起,上海地铁大规模线路实现延时运

  营,并延续至今。

  国旗是这样做到天衣无“缝”的

  1998年国庆节,天安门广场升起第一面特大号“无缝国旗”,10多个小时后,它被中国历史博物馆永久收藏。在此之前,国旗多是三幅、两幅拼接而成,有叠缝在所难免,对于这面“无缝国旗”的诞生,上海市政协委员尹达新的一件提案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94年国庆节,尹达新注意到,五星红旗上的拼缝和褶皱使得国旗的挺括度和飘逸度大受影响。尹达新专程向民进市委做了汇报,1995年召开的市政协八届三次会议上,他的建议成为了党派提案。

  1998年2月,尹达新当选上海市政协委员,在市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他再次建议使用没有拼缝的国旗,被列为第245号提案。不过由于生产国旗的定点单位上海旗蓬厂在原料和制作工艺方面都未能突破,暂时难以解决。

  尹达新的提案引起高度重视,为加快独幅国旗的研制,上海旗蓬厂成立了由厂长、工程技术人员、印染专业技术人员等组成的课题攻关组。经过上百次反复试验,当年7月,研制出国内第一面大号(一号和二号)独幅国旗,其整体质量上了一个台阶,也填补了国内制旗工艺空白。8月上旬,首批300面独幅一号国旗和100面香港特别行政区区旗出厂,国务院港澳办立即用送来的样旗将院中的旧旗换下,中南海5个大门也先后改用送来的样旗。

  1998年9月29日,我国第一面“大号无拼缝国旗交接仪式”在人民广场市政府贵宾厅隆重举行。后来,上海旗蓬厂又研制出首幅特大号无拼缝国旗,这面国旗被专程护送到北京,于国庆日之晨,冉冉升起在天安门广场。

  传承沪语,留住文化之“根”

  沪语是具有鲜明上海特色的重要方言,也是上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上海大力开展沪语普及推广工作,多位政协委员提交提案,有力推动了学龄前儿童沪语教学、沪语新闻播报、公交车沪语报站等一系列措施,呼吁有关部门保护、推广沪语,推动上海本土文化传承。

  营造使用沪语的公共空间,委员们建议完善沪语电视广播节目、地铁公交等公共场所的沪语服务等。2005年的市政协十届三次会议上,马莉莉委员递交提案建议上海电视台应设专门的沪语频道;2010年市政协十一届三次会议上,毛时安等32名市政协委员联名递交“保护规范沪语刻不容缓”的提案,建议《新闻坊》节目用沪语播报上海市民日常事、身边事。委员的建议逐步得到落实。2017年12月开始,《新闻坊》推出了每周一期的沪语版,主持人采用沪语播报新闻,这也是上海荧屏首档沪语类新闻节目。

  此外,到2015年1月,本市公交线路已有1/3增设沪语报站。2018年起向公众免费开放的上海历史博物馆也特设沪语体验装置,提升了观众对上海话的认知程度。

  传承沪语还要从源头抓起。在2013年市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上,市政协委员们递交提案指出,建议大力推进学龄前儿童沪语教育工作。如今,上海社区通过开设沪语课程、组织沪语宣传志愿者队伍、举办沪语比赛等活动,吸引更多新上海人加入到学习沪语的行列中,沪语的传承推广之路正越走越宽。

?

友情链接

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 | 新华网上海政务 |